大发六合彩首页

作者:子曰与诗云  都市小花农最新章节  都市小花农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都市小花农最新章节第一千一百三十五章 你的人参我承包了(19-03-25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三十四章 娃娃(19-03-25)      第一千一百三十三章 云豹不是豹(19-03-25)     

大发六合彩首页

  就程颐谨的这么一番操作,他公司的损失起码有几千万,这个代价也未免太昂贵了。舒展荣苦笑着站起身,“爸妈,我先回去了。”
  程颐谨冷声:“将她也一并带走吧,以后绝不容许她再度踏进我程家大门,她是生是死,与我们也再无瓜葛。”
  “至于你公司的事情,我不会再插手,你也管好她,不要让她在四处蹦。”程颐谨挥手,示意舒展荣出去。
  其实他和舒展荣是没有任何矛盾的,可是谁让他娶了程怡潼呢,夫妻一体,尽管舒展荣不知道程怡潼做的事情,但是这并不妨碍程怡谨要给程怡潼一个教训。
  他好歹还没有做绝了,只是小小地动作了一番,要是动真格的,舒展荣今天哪里还能够到他的面前来?
  舒展荣沉着脸,和程怡潼一起回去。看着空荡荡的书房,老太太忽然叹息了一声:“真是造孽啊,我那么疼她,什么都想着她,结果她却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”
  程颐谨默不作声,老爷子叹了口气:“你当真有女儿了?”
  “不错,她已经结婚了,现在也怀孕了,没几个月就要生产了。”想到穆青,程颐谨才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意。
  在调查穆青的时候,他自然也看到了穆青之前的经历,可以说穆蓝和穆青的过往经历全都被他查了个底朝天。
  要是穆青能够在他的身边长大,她也压根不会过地这么坎坷,说来说去都是他亏欠了穆蓝和穆青,才会让她们过地这么地艰难。
  虽然说现在是成功人士,衣食无忧,可是在那之前全都是这么苦过来的,程颐谨就觉得满心的苦涩,压根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穆青。
  “那挺好的啊,穆蓝她……她后来有没有再结婚?”
  老太太迟疑了下,还是问出了这句话。她的心里也很矛盾,既希望穆蓝没有结婚,这样自己儿子这么多年的深情也没有错付。
  另一方面又希望穆蓝结婚了,这样他们的愧疚也能够更少一些。由此可见,老太太为人还是很厚道的。
  “没有结婚,一直都是一个人带着穆青。”程颐谨叹了口气,“前几年生病做了个大手术,穆青才回来接手事业的。”
  一想到穆蓝曾经都已经触摸到了生死线了,程颐谨的心里就一阵阵地揪的疼。他们已经耽误了这么多年,彼此之间并没有别人介入。
  就是因为程怡潼的横插一脚,两人就这么错过,想到这里,程颐谨就觉得对程怡潼的出手也太轻一些。
  “是吗?那挺好。”老太太点点头:“找个时间,我们一起去看穆蓝吧,总要和她将事情说清楚,怡潼毕竟是我女儿,她做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要当面向穆蓝道歉的。”
  老爷子也点头,“这是应该的,子不教父之过,是我们没有教养好怡潼,才耽误了你和穆蓝。”
  说实话,老爷子也生气,气程怡潼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可是伤害已经造成,剩下的就是道歉以及尽力的弥补。
  程颐谨没想到父母会有这样的决定,又是感动又是愧疚。感动的是父母的拳拳之心,愧疚的是父母为了他的感情生活,已是老迈之年,还要去为他四处奔波。
  老太太拍拍程颐谨的肩膀:“我们也不是单独为了你,大部分原因还是为了程怡潼,为人父母的,子女犯下了过错,我们不能当做什么都没看见。”
  她擦擦眼泪:“只是苦了你,这么多年一个人孤零零地,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。”
  程颐谨深吸了口气:“再苦也过去了,以后会好的。”
  老爷子握住拐杖:“不错,以后会好的。”
  程颐谨微微一笑:“谢谢爸妈,让你们费心了。”
  老太太嗔怪:“这是说的哪里话?去吃饭吧,晚上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一早就出发。”
  再说程怡潼这边,回去的路上,车里的气氛压抑地人心慌。在舒展荣面前,程怡潼也不敢太过于放肆,毕竟如今她就只剩下舒展荣已经倚靠了。
  好不容易到了家,舒展荣一句话都不说,就往客房走。程怡潼追在后面说了句:“那是客房。”
  舒展荣回头:“我知道这是客房,从今天开始,咱们分居,我再也不愿意和你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同住一个屋檐下。”
  说实话,让舒展荣和程怡潼离婚,他也做不出来,毕竟程怡潼没有做什么伤害他的事情。可是今天他算是看清了程怡潼的人品了,再和她同处一室,舒展荣担心自己会恶心地吃不下饭。
  听到分居这个词,程怡潼顿时就炸了。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你也觉得我做地不对?那个穆蓝有什么好的,你们处处向着她?”
  舒展荣握着客房门把手的手一紧,他转过身,看着状若癫狂的程怡潼:“我是没有见过穆蓝,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,可我知道,她再怎么样也比你现在的这副模样要好很多。”
  “你还是不明白你大哥为什么会生这么大的气,”舒展荣失望地叹了口气:“你明知道你大哥和方华都另有所爱,但你还是一意孤行地要撮合你大哥和方华,最后逼得一个无辜的女人到了那种境地。”
  “你有没有想过,在那么一个年代,一个未婚先孕的女人会有多么艰难?”
  看程怡潼无动于衷,舒展荣摇摇头:“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?左右你也听不进去,你看到的听到的全都是你自己想的,别人的意见你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。”
  “房子就留给你,我回公司了,以后也不要到公司找我。”舒展荣也懒得再在家里待下去,大力地甩上门走了。
  程颐谨说了不再难为他的公司,可是他也不会就此放下心来,后面的客户该联系的还是要联系的。
  舒展荣疲惫地捏了捏眉心,他以前只当程怡潼是有点小姐脾气,没想到在他不知道的时候,她居然做出了这么多的事情。到底是他看错了她,还是她欺骗了他?
  

snaptime:2019-03-28 15:05:08  exectime:0.118